从军诗五首·其二

两汉 王粲

凉风厉秋节,司典告详刑。
我君顺时发,桓桓东南征。
泛舟盖长川,陈卒被隰埛。
征夫怀亲戚,谁能无恋情。
拊衿倚舟樯,眷眷思邺城。
哀彼东山人,喟然感鹳鸣。
日月不安处,人谁获恒宁。
昔人从公旦,一徂辄三龄。
今我神武师,暂往必速平。
弃余亲睦恩,输力竭忠贞。
惧无一夫用,报我素餐诚。
夙夜自恲性,思逝若抽萦。
将秉先登羽,岂敢听金声。

...

王粲

  王粲(177-217),字仲宣,山阳郡高平(今山东微山)人。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,由于其文才出众,被称为“七子之冠冕”。初仕刘表,后归曹操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肃杀的秋季凉风已至,就该慎重考虑征伐之事了。
我们主公适时去出征,英勇大军出征讨伐孙权。
出征的船队覆盖江面,陈列的士兵遍布郊野。
征战将士思念着亲人,谁能没有眷念的感情。
抚摸着衣襟倚靠着桅杆,眷顾不已想着邺城。
让人同情《东山》主人公,鹳鸟长鸣唤起心中的悲伤。
日月运行不止,人处战乱之中,又怎能得到安宁。
古人随周公征战,一去就是三年。
主公的神勇之师,定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取胜。
舍弃与家人的深厚感情,为此次征战贡献力量竭尽忠贞。
只怕我力微德薄,作用还抵不上一个平常人,只有诚心报答无功而受禄的恩遇。
自己终日感慨,报恩的思绪萦绕于心。
建功立业只愿做先锋,哪还顾得上听鸣金而停止。

注释
厉:整肃。秋节:秋季。厉秋节,到了用兵的季节。据《礼记·月令》载:孟秋之月凉风至,始行杀戮之事。天子于是命令将帅,整顿军队,以征不义。
司典:主管刑法之官。详刑:亦作“祥刑”,指决狱应该审慎,善于用刑。
我君:指曹操。顺:适应。时:时令。
桓(huán)桓:武勇的样子。东南征:指征讨孙权。
泛舟:行船。盖长川:覆盖水面。
陈卒:排列起来的士兵。被:覆盖。隰(xí):低洼的地方。埛(jiōng):同“垌”,遥远的郊野。
征夫:出征的士兵。亲戚:亲人。
恋情:依恋之情。
拊(fǔ):同“抚”,抚摸。衿:衣襟。樯:船的桅杆。
眷眷:依恋不舍的样子。诗人在《登楼赋》中有“情眷眷而怀归兮“之句,其“眷眷”之意与此相同。
东山:《诗经·豳风》中的一篇,描写古代征战的生活和士兵对往事、故乡、亲人的思念。东山人:指《东山》诗的作者。
喟(kuì)然:叹息的样子。鹳(guàn):鸟名,形状似鹤。感鹳鸣,鹳之鸣令人感伤。
安处:安宁的生活处境,意谓没有战事。
恒:一作“常”。
公旦:指周公姬旦,周文王之子。
徂(cú):往。辄(zhé):就。三龄:三年。
神武:英勇威武。神武师,指曹操南征的队伍。
速平:迅速平定。
亲睦恩:指父母、妻子之情。
输力:尽力。
一夫:一个普通的男人。
素餐:白吃饭,意谓不劳而食。
夙夜:早晚,即整天。恲(pēng):流露,形于颜色。
萦:缠绕。
羽:箭羽。先登羽,先行出战,喻建功心切。
金声:指军中鸣金收兵的号令。

赏析

  该诗开头至“喟然感鹳鸣”为第一段,描写了出征的时机和出征前的场面。首四句说明大军出征“顺时”“厉秋节”以及出征的目的“东南征”,接下来两句描写了出征大军军容强盛严整。然后笔锋一转由景入情,表达了战士离家乡赴疆场时的悲壮心情。尽管军容强盛严整,毕竟连年征战,诗人的厌战事情油然而生,于是“倚舟樯”“思邺城”。

  “日月不安处”以下十四句为第二段,为了一举平定天下而不再征戎,将士们决心舍命向前“输力竭忠贞”,赞美了他们竭尽忠贞一往直前的慷慨决心。起句先是自问“日月不安处,人谁获恒宁”,而后对比典故再自答“今我神武师,暂往必速平”。最后以“输力竭忠贞”“将秉先登羽”表述建功立业的决心和愿望。事实上,作者实践了自己的誓言,在第二年的正月病逝于征战途中。

  全篇由景入情,层层升华,过渡自然,曲折宛转,尤为换笔换墨之妙。

相关推荐

采桑子·亭前春逐红英尽
五代 李煜

亭前春逐红英尽,舞态徘徊。细雨霏微,不放双眉时暂开。
绿窗冷静芳音断,香印成灰。可奈情怀,欲睡朦胧入梦来。

感皇恩·小阁倚秋空
宋代 陆游

小阁倚秋空,下临江渚。漠漠孤云未成雨。数声新雁,回首杜陵何处。壮心空万里,人谁许!
黄阁紫枢,筑坛开府。莫怕功名欠人做。如今熟计,只有故乡归路。石帆山脚下,菱三亩。

题柳
唐代 温庭筠

杨柳千条拂面丝,绿烟金穗不胜吹。
香随静婉歌尘起,影伴娇娆舞袖垂。
羌管一声何处曲,流莺百啭最高枝。
千门九陌花如雪,飞过宫墙两自知。

项脊轩志
明代 归有光

  项脊轩,旧南阁子也。室仅方丈,可容一人居。百年老屋,尘泥渗漉,雨泽下注;每移案,顾视,无可置者。又北向,不能得日,日过午已昏。余稍为修葺,使不上漏。前辟四窗,垣墙周庭,以当南日,日影反照,室始洞然。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,旧时栏楯,亦遂增胜。借书满架,偃仰啸歌,冥然兀坐,万籁有声;而庭堦寂寂,小鸟时来啄食,人至不去。三五之夜,明月半墙,桂影斑驳,风移影动,珊珊可爱。(堦寂寂 一作:阶寂寂)

  然余居于此,多可喜,亦多可悲。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。迨诸父异爨,内外多置小门,墙往往而是。东犬西吠,客逾庖而宴,鸡栖于厅。庭中始为篱,已为墙,凡再变矣。家有老妪,尝居于此。妪,先大母婢也,乳二世,先妣抚之甚厚。室西连于中闺,先妣尝一至。妪每谓余曰:”某所,而母立于兹。”妪又曰:”汝姊在吾怀,呱呱而泣;娘以指叩门扉曰:‘儿寒乎?欲食乎?’吾从板外相为应答。”语未毕,余泣,妪亦泣。余自束发,读书轩中,一日,大母过余曰:”吾儿,久不见若影,何竟日默默在此,大类女郎也?”比去,以手阖门,自语曰:”吾家读书久不效,儿之成,则可待乎!”顷之,持一象笏至,曰:”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,他日汝当用之!”瞻顾遗迹,如在昨日,令人长号不自禁。

  轩东,故尝为厨,人往,从轩前过。余扃牖而居,久之,能以足音辨人。轩凡四遭火,得不焚,殆有神护者。

  项脊生曰:“蜀清守丹穴,利甲天下,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;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,诸葛孔明起陇中。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,世何足以知之,余区区处败屋中,方扬眉、瞬目,谓有奇景。人知之者,其谓与坎井之蛙何异?”(人教版《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》中无此段文字;沪教版无此段。)

  余既为此志,后五年,吾妻来归,时至轩中,从余问古事,或凭几学书。吾妻归宁,述诸小妹语曰:”闻姊家有阁子,且何谓阁子也?”其后六年,吾妻死,室坏不修。其后二年,余久卧病无聊,乃使人复葺南阁子,其制稍异于前。然自后余多在外,不常居。

  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闲居寄诸弟
唐代 韦应物

秋草生庭白露时,故园诸弟益相思。
尽日高斋无一事,芭蕉叶上独题诗。

古典诗词文
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