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言诗·给彭德怀同志

近现代 毛泽东

山高路远坑深,大军纵横驰奔。
谁敢横刀立马?唯我彭大将军。

...

毛泽东

毛泽东(1893年12月26日-1976年9月9日),字润之(原作咏芝,后改润芝),笔名子任。湖南湘潭人。中国人民的领袖,马克思主义者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战略家和理论家,中国共产党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,诗人,书法家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吴起镇山高路远地势险峻,红军骑马纵横其间奋勇杀敌。
有谁敢手持武器,纵马驰骋,在我看来只有彭大将军。

注释
六言诗:旧体诗的一种格式,偶句押韵,首句可押可不押。句数和平仄都不像律诗那样严格。
坑深:地势险峻。
唯我彭大将军:大战胜利毛泽东写诗赠于,首句即用电文句,但改“沟深”为“坑深”。彭德怀收到这首诗后,将诗的末句“唯我彭大将军”改为“唯我英勇红军”,然后将原诗送还了毛泽东。彭德怀(1898—1974)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,军事家,政治家。

创作背景

  1935年10月19日,红军长征胜利后,蒋介石派5个骑兵团尾随而至。为了防止敌军进入陕北革命根据地,彭德怀指挥先遣队在吴起镇附近进行了“切尾巴”战斗。歼灭敌军一个骑兵团,取得了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第一场胜仗。为此,毛泽东特作本诗赠予彭德怀。

赏析

  陕甘支队刚到陕北吴起镇后,国民党部队接踵而来。蒋介石电示各部,“朱毛赤匪长途行军,疲惫不堪,企图进入陕北会合刘志丹”,各部要“前往堵截,相机包围,予以歼灭”。国民党白凤翔部第6师主力和归他指挥的第3师一部从正面推进,马鸿宾部第35师马培清骑兵团侧后迂回,紧追陕甘支队,企图在吴起镇地区歼灭陕甘支队。连曾在腊子口地区遭受红军沉重打击的鲁大昌部也急急赶来,企图报复。

  诗句短促快捷、铿锵有力的节奏、富有欢庆情感的韵律,融入到艺术的旋律之中,画笔婆娑起舞。诗与画交响的协奏曲中,使我看到了吴起镇大捷之后彭大将军真实身影。

  1935年10月21日吴起镇战。毛泽东与彭德怀精心部署,决定利用吴起镇一带的有利地形,在塬上深沟设伏,以第三纵队干部团节节阻击,诱敌深入,以第二纵队在左翼,第一纵队在正面,首先消灭马鸿宾部骑兵团,然后突击其余敌军部队。1935年10月21日早晨,红军各部秘密进入吴起镇以西的五里沟口的设伏阵地。地形险要,歼灭敌人骑兵的好战场,红军部队在头道川、二道川两侧的山岭和山沟潜伏。

  当国民党军骑兵团进入伏击圈后,彭德怀一声令下,手榴弹投入敌人马群。受惊的马匹四处乱窜,从马背上摔下的敌人乱作一团。红军各部奋勇冲锋,经过激战,击溃国民党军骑兵团。缴获了大批武器和战马。国民党军第6师师长白凤翔战后承认,第6师的重型武器都在这次战斗中丢弃,损失马匹800余匹。红军第10大队大队长黄珍在战斗中光荣牺牲。

  毛泽东亲自在吴起镇西山督战,但部署好战斗后,却把具体指挥事宜全部交给了彭德怀和各纵队首长处理,毛泽东见彭德怀提枪勒马,指挥部队冲杀,威武的英姿犹如一尊战神,诗兴大发,当场赋诗一首赠予彭德怀:“ 山高路远坑深,大军纵横驰奔。谁敢横刀立马,唯我彭大将军。”彭德怀接诗后,将最后一句改为“唯我英勇红军”。

  吴起镇战后,彭大将军与将士们骑着战马巡视战场。当彭大将军看到毛泽东给他的诗作时,他当即拿起笔来,把末一句“唯我彭大将军”改为“唯我英勇红军”,居功而不自傲,心怀将士,展示了一位无产阶级大将军的博大胸怀!

  毛泽东的这首诗,廿四字,刻画了一位英勇无敌的大将军形象。与汉高祖刘邦廿三字的《大风歌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“谁敢横刀立马?唯我彭大将军!”这是毛泽东塑造的艺术形象,颇有些他曾熟读的中张飞收缰勒马、在长坂桥喝退百万曹兵的雄风。“横刀立马”当然只是一个艺术的真实,而不是历史的真实,因彭德怀指挥作战时并未骑在马上,而是隐藏在壕沟里。他使用的枪也不是短距离格斗的大刀长矛一类的古代兵器,而是能够较远距离射击的近代武器“盒子炮”。但该句确实刻画了一个挺身拒敌、勇猛无比的彭大将军形象。

  “山高路远坑深”,此句确实是当地地貌的真实写照。成仿吾在《长征回忆录》中,曾描写红军过六盘山后在白杨城出发的情景:“一出城就要过沟,队伍集结在东门外,等待下沟……队伍继续下沟,一直下到三四十丈的沟底,才又上行二三里路,离开了沟。”“过完了这道沟,又上了山,接着又过了三道深沟,直到半夜才到达杨家园子,已经走了百多里路。我们夜行军的经验是丰富的,但是黑夜过深沟的经验以前还没有过。沟越深,越阴暗,看不清道路,而路又很窄,稍不注意,就很危险。”确实,由于水土流失,陕北黄土高原丘陵区吴起镇一带多是高山深沟险壑。只是红军在越过陕甘宁三省交界的老爷山后往东走时,地势逐渐低落,正是谓“山高路远坑深”。

  依据《彭德怀自述》的版本来分析,“骑兵任你纵横”,是谓看你们这些骑兵还能横行几时。“纵横”,强横无忌、奔行无阻之意,是写敌骑气焰嚣张。该句体现了毛泽东及所率领的红军将士志在歼敌、胜利在握的从容镇定和对骄横之敌骑的藐视。“谁敢横枪立马?唯我彭大将军!”毛泽东塑造的艺术形象与古时战场的勇猛战将重叠在一起,令人景仰。

相关推荐

南中荣橘柚
唐代 柳宗元

橘柚怀贞质,受命此炎方。
密林耀朱绿,晚岁有馀芳。
殊风限清汉,飞雪滞故乡。
攀条何所叹,北望熊与湘。

下泾县陵阳溪至涩滩
唐代 李白

涩滩鸣嘈嘈,两山足猿猱。
白波若卷雪,侧足不容舠。
渔子与舟人,撑折万张篙。

赠黄山胡公求白鹇
唐代 李白

请以双白璧,买君双白鹇。
白鹇白如锦,白雪耻容颜。
照影玉潭里,刷毛琪树间。
夜栖寒月静,朝步落花闲。
我愿得此鸟,玩之坐碧山。
胡公能辍赠,笼寄野人还。

古游侠呈军中诸将 / 游侠篇
唐代 崔颢

少年负胆气,好勇复知机。
仗剑出门去,孤城逢合围。
杀人辽水上,走马渔阳归。
错落金锁甲,蒙茸貂鼠衣。
还家且行猎,弓矢速如飞。
地迥鹰犬疾,草深狐兔肥。
腰间带两绶,转眄生光辉。
顾谓今日战,何如随建威?

献钱尚父
唐代 贯休

贵逼人来不自由,龙骧凤翥势难收。
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。
鼓角揭天嘉气冷,风涛动地海山秋。
东南永作金天柱,谁羡当时万户侯。

古典诗词文
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