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和里杂叙皇甫湜

唐代 李贺

大人乞马癯乃寒,宗人贷宅荒厥垣。
横庭鼠径空土涩,出篱大枣垂珠残。
安定美人截黄绶,脱落缨裾暝朝酒。
还家白笔未上头,使我清声落人后。
枉辱称知犯君眼,排引才升强絙断。
洛风送马入长关,阖扇未开逢猰犬。
那知坚都相草草,客枕幽单看春老。
归来骨薄面无膏,疫气冲头鬓茎少。
欲雕小说干天官,宗孙不调为谁怜?
明朝下元复西道,崆峒叙别长如天。

...

李贺

  李贺(约公元791年-约817年),字长吉,汉族,唐代河南福昌(今河南洛阳宜阳县)人,家居福昌昌谷,后世称李昌谷,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。有“诗鬼”之称,是与“诗圣”杜甫、“诗仙”李白、“诗佛”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诗人。著有《昌谷集》。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诗人,与李白、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。有“‘太白仙才,长吉鬼才’之说。李贺是继屈原、李白之后,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诗人。李贺长期的抑郁感伤,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,元和八年(813年)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,27岁英年早逝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向长辈借来瘦马,我骑入洛阳,向族人租借的宅子满目荒凉。
空庭里只有老鼠跑来跑去,几粒残枣在出篱的树上摇晃。
安定城的君子,可叹你调任外放,却仍然饮酒自娱,不放在心上。
直到还乡之日你未能登上高位,也从此断绝了我扬名的希望。
枉称知己,怕玷辱了你的眼力,接引的绳子断了,知遇之恩难忘。
当初我满怀豪情随洛风入都,天门未开,前路被狂犬拦挡。
不料相马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我落魄异乡,眼看着青春耗光。
归家时,枯瘦的脸上毫无光泽,鬓发稀疏,好像大病了一场。
想写一篇传奇去干谒权贵,一个遭弃的皇孙,谁肯把我欣赏?
明年秋天只好再踏上赴京之路,今日与君话别,明日山高水长。

注释
仁和里:洛阳城内仁和坊。皇甫湜(shí):字持正,睦州新安(今浙江淳安)人,中唐古文家。元和元年(806年)进士及第,任陆浑尉,三年,登贤良方正制举,后历参李夷简、李渤、李逢吉幕,官至工部郎中,有《皇甫持正集》传世。
大人:古人对父母称号,诗中指母亲。乞:给予。癯(qú)乃寒:瘦弱。
宗人:同族人。厥(jué):其。
涩(sè):干涩粗糙。
安定美人:指皇甫湜。黄绶(shòu):县尉所佩黄色丝带。
缨(yīng)裾(jū):冠带和衣襟,指官服。
白笔:唐制七品以上官员用白笔代簪子。
清声:好名声。
枉辱:谦辞,有“屈承”之意。犯君眼:得到你的重视。
排引:引荐。强絙(gēng):粗大的绳索。
长关:长安的城关,古称长关为长都。
阖(hé)扇:门扇,此指“君门”,即皇城大门。猰(yà)犬:应作“瘈(zhì)犬”,疯狗。
坚都:两位古代善相马者,指刀坚和丁君都,诗中代指主管考试的礼部官员。
幽单::犹孤独。春老:春光消逝。
膏:滋润的面部肌肤。
雕:写作。干(gān):干谒。天官:吏部官员。
宗孙:李贺自谓。不调:不被选中。
下元:唐人称十月十五日为下元。
崆(kōng)峒(tóng):洛阳代称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向长辈借来瘦马,我骑入洛阳,向族人租借的宅子满目荒凉。
空庭里只有老鼠跑来跑去,几粒残枣在出篱的树上摇晃。
安定城的君子,可叹你调任外放,却仍然饮酒自娱,不放在心上。
直到还乡之日你未能登上高位,也从此断绝了我扬名的希望。
枉称知己,怕玷辱了你的眼力,接引的绳子断了,知遇之恩难忘。
当初我满怀豪情随洛风入都,天门未开,前路被狂犬拦挡。
不料相马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我落魄异乡,眼看着青春耗光。
归家时,枯瘦的脸上毫无光泽,鬓发稀疏,好像大病了一场。
想写一篇传奇去干谒权贵,一个遭弃的皇孙,谁肯把我欣赏?
明年秋天只好再踏上赴京之路,今日与君话别,明日山高水长。

注释
仁和里:洛阳城内仁和坊。皇甫湜(shí):字持正,睦州新安(今浙江淳安)人,中唐古文家。元和元年(806年)进士及第,任陆浑尉,三年,登贤良方正制举,后历参李夷简、李渤、李逢吉幕,官至工部郎中,有《皇甫持正集》传世。
大人:古人对父母称号,诗中指母亲。乞:给予。癯(qú)乃寒:瘦弱。
宗人:同族人。厥(jué):其。
涩(sè):干涩粗糙。
安定美人:指皇甫湜。黄绶(shòu):县尉所佩黄色丝带。
缨(yīng)裾(jū):冠带和衣襟,指官服。
白笔:唐制七品以上官员用白笔代簪子。
清声:好名声。
枉辱:谦辞,有“屈承”之意。犯君眼:得到你的重视。
排引:引荐。强絙(gēng):粗大的绳索。
长关:长安的城关,古称长关为长都。
阖(hé)扇:门扇,此指“君门”,即皇城大门。猰(yà)犬:应作“瘈(zhì)犬”,疯狗。
坚都:两位古代善相马者,指刀坚和丁君都,诗中代指主管考试的礼部官员。
幽单::犹孤独。春老:春光消逝。
膏:滋润的面部肌肤。
雕:写作。干(gān):干谒。天官:吏部官员。
宗孙:李贺自谓。不调:不被选中。
下元:唐人称十月十五日为下元。
崆(kōng)峒(tóng):洛阳代称。

赏析

  《仁和里杂叙皇甫湜》共二十句,平仄声交替押韵,不断换韵,诗意也不断地转换。首四句,押平声“寒”韵,诗人自叙应河南府试时的贫窘状况,母亲给予的马很瘦弱,族人借给的住宅墙垣断缺,院里小径纵横,破篱上挂着几颗残枣。次四句换押上声“有”韵,转写皇甫湜失意潦倒的近况,他解下黄绶,脱落衣冠,早晓沉湎于饮酒。“枉辱”四句,上、去声“潸”、“铣”、“翰”韵通押,叙述自己蒙皇甫湜赏识,方欲荐引。但一到长安。又遭排摈,诗意正指皇甫湜支持李贺赴京应礼部试而遭失败的往事。“那知坚都相草草,客枕幽单看春老。归来骨薄面无膏,疫气冲头鬓茎少。”四句,上声筿、皓通押,控诉礼部官员选拔人才,草率从事,又描写自己应考失败后憔悴失态的情状。结尾四句,换押平声先、寒韵,诗人向相知的前辈坦陈心胸,意欲向吏部上书。“长如天”,以浩无边际的空间,比喻时间之久长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皇甫湜与李贺再也没有碰过头,正是“长如天”。

  李贺想通过科举,作为仕宦的正途,从而实现自己进步的政治理想。但在“任人唯亲”路线的抑制下,这种希望是难以实现的。从亲身“逢楔犬”的遭遇中,诗人对“坚都”这批握有用人重权的腐朽势力,发出了“相草草”的怒斥,表明他已经感受到当时政治的黑暗,表达了他对腐恶势力压抑人才的憎恨。诗人情绪很复杂,所以此诗题为“杂叙”,很切题。诗中所述人事,所抒情感,情真意切,为读者深入认知李贺生平事迹及其交游,提供了重要依据。

  吴闿生《跋李长吉诗评注》:“昌谷诗上继杜韩。”韩,就是韩愈。李贺诗深受韩愈的影响,此诗就是一例。《仁和里杂叙皇甫浞》不论叙事、抒情、造语,均极奇崛,绝去畦径,有韩愈的风调。全诗想象奇特,峭拔警迈。诗笔纵横腾跃,运用古体诗用韵比较自由的特点,多变的韵脚与多变的诗意相配合,造成韵脚密集,韵律谐和,读来朗朗上口。

创作背景

  唐宪宗元和三年(808年)十月十四日,诗人李贺为谋求政治上的出路,再度西去长安时路过洛阳,向皇甫湜告别,满怀悲愤地倾诉自己一年来遭受排挤的经历和复杂的感情,用“杂叙”的方式写下了这首诗。

赏析

  《仁和里杂叙皇甫湜》共二十句,平仄声交替押韵,不断换韵,诗意也不断地转换。首四句,押平声“寒”韵,诗人自叙应河南府试时的贫窘状况,母亲给予的马很瘦弱,族人借给的住宅墙垣断缺,院里小径纵横,破篱上挂着几颗残枣。次四句换押上声“有”韵,转写皇甫湜失意潦倒的近况,他解下黄绶,脱落衣冠,早晓沉湎于饮酒。“枉辱”四句,上、去声“潸”、“铣”、“翰”韵通押,叙述自己蒙皇甫湜赏识,方欲荐引。但一到长安。又遭排摈,诗意正指皇甫湜支持李贺赴京应礼部试而遭失败的往事。“那知坚都相草草,客枕幽单看春老。归来骨薄面无膏,疫气冲头鬓茎少。”四句,上声筿、皓通押,控诉礼部官员选拔人才,草率从事,又描写自己应考失败后憔悴失态的情状。结尾四句,换押平声先、寒韵,诗人向相知的前辈坦陈心胸,意欲向吏部上书。“长如天”,以浩无边际的空间,比喻时间之久长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皇甫湜与李贺再也没有碰过头,正是“长如天”。

  李贺想通过科举,作为仕宦的正途,从而实现自己进步的政治理想。但在“任人唯亲”路线的抑制下,这种希望是难以实现的。从亲身“逢楔犬”的遭遇中,诗人对“坚都”这批握有用人重权的腐朽势力,发出了“相草草”的怒斥,表明他已经感受到当时政治的黑暗,表达了他对腐恶势力压抑人才的憎恨。诗人情绪很复杂,所以此诗题为“杂叙”,很切题。诗中所述人事,所抒情感,情真意切,为读者深入认知李贺生平事迹及其交游,提供了重要依据。

  吴闿生《跋李长吉诗评注》:“昌谷诗上继杜韩。”韩,就是韩愈。李贺诗深受韩愈的影响,此诗就是一例。《仁和里杂叙皇甫浞》不论叙事、抒情、造语,均极奇崛,绝去畦径,有韩愈的风调。全诗想象奇特,峭拔警迈。诗笔纵横腾跃,运用古体诗用韵比较自由的特点,多变的韵脚与多变的诗意相配合,造成韵脚密集,韵律谐和,读来朗朗上口。

创作背景

  唐宪宗元和三年(808年)十月十四日,诗人李贺为谋求政治上的出路,再度西去长安时路过洛阳,向皇甫湜告别,满怀悲愤地倾诉自己一年来遭受排挤的经历和复杂的感情,用“杂叙”的方式写下了这首诗。

相关推荐

水仙子·眼前花怎得接连枝
元代 乔吉

眼前花怎得接连枝,眉上锁新教配钥匙,描笔儿勾销了伤春事。闷葫芦铰断线儿,锦鸳鸯别对了个雄雌。野蜂儿难寻觅,蝎虎儿干害死,蚕蛹儿毕罢了相思。

众星罗列夜明深
唐代 寒山

众星罗列夜明深,岩点孤灯月未沉。
圆满光华不磨莹,挂在青天是我心。

采桑子·高城鼓动兰釭灺
近现代 王国维

高城鼓动兰釭灺,睡也还醒,醉也还醒,忽听孤鸿三两声。
人生只似风前絮,欢也零星,悲也零星,都作连江点点萍。

遗爱寺
唐代 白居易

弄石临溪坐,寻花绕寺行。
时时闻鸟语,处处是泉声。

一剪梅·余赴广东实之夜饯于风亭
宋代 刘克庄

束缊宵行十里强。挑得诗囊,抛了衣囊。天寒路滑马蹄僵,元是王郎,来送刘郎。
酒酣耳热说文章。惊倒邻墙,推倒胡床。旁观拍手笑疏狂。疏又何妨,狂又何妨?

古典诗词文
扫一扫